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 September 18, 2019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小纽美国法律咨询
id:newyork_is

转眼美国高校开学已有半月有余,可美国许多高校都遭遇了“留学生不能悉数报到”的问题。
8月底,被波士顿国际机场海关执法人员因“其社交媒体好友有反美言论”取消签证、遣返回国的哈佛大一新生Ajjawi已成功获得F-1签证返回美国开始上课,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被遣返的9位中国留学生的却迟迟没有解决结果。
美国各家媒体开始在美国高校圈里做起了深度调查,受访高校无不怨声载道,美国大学抱怨为了帮助留学生与美国移民机构的官僚主义作斗争、维护学生的合法权益,学校相关部门的工作量越来越大。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密歇根大学校景,版权属于原作者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今年秋季学期开始后,有大约30名左右国际学生因为签证问题未能按时入校报到,其中大多数都是攻读研究生及以上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密歇根日报》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留学生,从他们讲述的遭遇中我们看到了很多相似之处。
这三位留学生本科都毕业于中国高校,都计划前往密歇根大学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他们的F-1签证面试流程都很简短,签证官并未询问任何涉及专业细节、个人背景等复杂问题,但他们的签证申请都被“行政审核”(administrative processing)了。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签证迟迟拿不到手,他们多次联系了美国国务院询问进展,但每次得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模板回复。从官方那里他们得不到任何有关自己签证的详细解答,是什么原因、有什么变化、何时能有消息,所有的问题都得不到回复。
这样的局面让这几位留学生怀疑,自己签证受刁难是否与这一年多无比胶着的“中美贸易战”相关…
从今年二月起,美国国务院把行政审核的处理指导时间从30天延长到180天,出现如此大规模延长的的官方理由是“确保美国国家安全”。大学方面对于官方这些做法非常地力不从心,尽管学校为留学生提供了法律咨询途径,但实际情况就是美国移民律师在签证延迟这件事上也无法使力。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Harvard Yard大一新生宿舍,版权属于原作者
今年八月底,来自黎巴嫩的巴基斯坦籍哈佛大一新生Ajjawi,在降落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海关通关时,被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工作人员带到小黑屋检查电子设备。
执法人员在Ajjawi的社交媒体朋友列表中,发现有人持有“反美”观点。尽管Ajjawi当即表示自己并不支持、也不喜欢这些人的政治言论,尽管执法人员并未在Ajjawi本人的社交媒体页面发现任何疑点,但执法人员还是撤销了Ajjawi的F-1签证,他在波士顿洛根机场被扣留8个多小时后,连机场大门都没出就被迫返回了黎巴嫩。
不过好在经过包括哈佛在内的各方努力,Ajjawi在被迫返回黎巴嫩的10天后成功获得新的F-1签证入境美国,正式投入到大一生活中来。
Ajjawi面临的极端情况,不仅给学生带来了很多麻烦,同样也让留学生所在的学校非常头疼。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今年7月学生签证高峰季时,哈佛校长Lawrence Bacow致信两位川普政府的高级官员,一位是国务卿迈克-庞佩(Mike Pompeo)和代理国土安全部部长Kevin McAleenan,表达哈佛大学对“涉及国际学生和学者的问题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和焦虑感的深切关注”。
“越来越多留学生向学校报告首次申请签证变得十分困难,签证要么被拒绝或出签时间被延迟。学者们同样遭遇了类似情况,他们的家庭签证、身份延期或者国际旅行许可都受到影响。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截图来源于哈佛大学官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这些争议性事件引起了
美国高校、媒体、社会
对川普时代的国际学生面临的困境的审视。
因为过去几年频频修改或新推出的政策,让许多外国留学生对美国的移民政策很困惑,大家非常不确定这些变化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政府数据和移民专家提供的数据显示,这类事件并不是随机的:学生签证的批准率下降、申请拖延严重。虽然国务院官员声称他们继续优先考虑国际学生,但美国高等教育界及移民法律界很多人都认为这个过程似乎变得更加困难。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截图来源于美国国务院官方数据报告,版权属于原作者
除了上图表现的这几年美国签发出的F-1签证数量大幅下降,2018年与2016年相比F-1签证数量减少了超过10万份;入读美国高校的国际留学生数量在过去十几年间持续攀升,但从两年前开始这一数字开始出现下降趋势,国际教育协会在2017-18学年收集的调查数据显示,国际学生的比例下降了7%。
与Ajjawi遭遇相似也受到了很多关注的,还有9位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SU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在返校时在洛杉矶机场被CBP官员拒绝入境,这几位学生不得不自掏腰包买机票回国,而且被裁定五年之内不得入境美国。
CBP发言人在官方声明中声称,CBP执法人员“在检查行李时发现了这9人有不符合入境条件的物品或证据”,但拒绝提供任何详细信息。而在ASU在则表态,“这几位学生在学术上完全具备合格资质返回校园学习”。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截图来源于ASU官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事发后,ASU校长Michael Crow也直接致信国务卿庞佩和代理国土安全部部长McAleenan,Crow指责政府从2018年开始使用的筛选国际学生的“标准程序”,他要求官方更好地解释最新规则。“我无法理解美国政府怎么可以制定和实施这些我们正在目睹、经历的所谓政策。
但直到目前为止,这几位中国留学生并未像Ajjawi一样幸运重返美国校园…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新学年中国留学生沦为成赴美签证最大“受害者”,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鱼仔
校对|鱼仔

LATEST POSTS
MOST POPULAR

ezAce多年来为广大留学生提供定制写作、留学文书定制、语法润色以及网课代修等服务,超过200位指导老师为您提供24小时不间断地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