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 September 30, 2019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小纽法律咨询
id:newyork_is
相信每一位心怀期待的外国人来到美国,在体验了风土人情,打卡了旅游景点,都会想要问一句:
说好的世界第一强国呢?
怎么哪哪儿都是流浪汉啊!
就拿“宇宙中心”纽约来说,怎么说也是这个地球上数得上号的国际大都市,算得上是“美名满天下”了。可就是这么个金融中心、文化中心、时尚中心,流浪汉却是“处处见,天天见,分分秒秒,你想见都能见”。
地铁上:有!地铁站:还有!
大街上:不少!公园:也很多!
有些能够在游人如织的街道上
睡得“稳如泰山”;
有些可以走进一节地铁车厢就
开始“演讲”: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我是一个流浪汉,请大家帮帮忙…”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摄于华尔街,照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很多人都不明白那些看着好手好脚、正值壮年的美国人,究竟举个牌子、往地上一坐、在那“流浪”个什么劲?
“你们随便去搬个砖也能好好活下去吧?
美国在美国政府口中如此强大,
但怎么就不能解决这本土严重的
流浪汉危机呢?
终于,川普公开表示他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摄于旧金山,照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根据美国住房及城市发展部HUD的统计数据,我们可以看到:每一晚,全美有超过55万的无家可归者;而在一年中,大约140万的美国人或多或少都有住到收容所去的需要。而由于对于流浪人口的统计非常困难等原因,因此美国实际的无家可归的人数会比HUD给出的数字大很多。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截图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即使目前的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庞大,但纵观历史来看,这还并不是顶峰。相较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惨况”,眼下的流浪者人数已经是下跌很多了。但是从2016年开始,从国家层面来说,流浪者的人数又有了上升趋势。但是细分来看,国家整体的增加主要是因为纽约和洛杉矶的无家可归人数增幅过于巨大,抵消掉了其他地方的人数下降。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截图来自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纽约和洛杉矶,这两个美国最著名的城市,共占全美 6%左右的总人口,也贡献了全国1/4的收容所流浪人口(Sheltered Homelss)以及1/3的非收容所流浪人口(Unsheltered Homeless)。
与此同时,从HUD的数据上可以看出:男性、非裔、精神疾病患者、家暴受害者、药物/酒精滥用者以及退伍老兵都有更高比例成为无家可归者。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美国目前的流浪汉危机可以说是国家的福利制度、政府的财政支出、市场经济下的房地产价格、群众的理财观念等等因素作用下的共同产物,并不仅仅是大家普遍认知中的一些低学历、低收入者会成为流浪汉,音乐家、摄影师...任何一位今天看起来与你我他都无分别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明天就流落街头。而最近CNN就报道了这样一位毕业于耶鲁的加州流浪汉的故事。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Shawn Pleasants和母亲,摄于耶鲁大学毕业典礼
照片来自CNN,版权属于原作者
Shawn Pleasants出身于德州,父亲任职于美国空军,母亲则是一名老师。从小就是尖子生的Pleasants高中毕业时甚至成为了毕业致辞的优秀学生代表。面对着包括哈佛在内的数所大学的橄榄枝,他最终选择了常春藤耶鲁。
完成了耶鲁经济学的学位后,Pleasants在华尔街摸爬滚打了几年,曾就职于Morgan Stanley。在经历了华尔街的打磨之后,Pleasants搬到了加州并创立了一家摄影和电影制作公司,以此开启了自己的好莱坞梦之旅。DVD市场的兴起帮助Pleasants赚得盆满钵满,即使是在洛杉矶数一数二的富人区,当年的他也能轻松买下一套豪宅。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现在的Pleasants,照片来自CNN,版权属于原作者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势不可挡”的成功人生却“戛然而止”。与合伙人的纠纷导致Pleasants公司分崩离析,而同一时间,母亲的去世也给了Pleasants重重一击,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此之后,他先是不断换住处,再是睡在车上,最终是流落街头。在洛杉矶的韩国城的一个街边,他已经住了6年。
面对Pleasants这样的情况,他的家人长久以来都一再表示想要帮助他,但都被他断然拒绝了:“我不会把其他家人都拖进来。我自己摔倒的,我会自己爬起来。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既然无家可归者,那么给他们提供“家”不就解决问题了吗?对于这个办法,犹他州盐湖城通过实践进行了检验。
2005年开始,盐湖城就开始为长期性无家可归者:露宿街头超过1年且是精神疾病患者、药物/酒精成瘾者、残疾人,提供无限制条款的住房。从2005年到2015年间,盐湖城政府新建了数百个住宿单位,雇用了许多社工,也实实在在地把长期性的无家可归人数减少了91%。
然而这样的“奇迹”并不长久。在这十年间,虽然这一类精神病患和成瘾者的在外流浪人数大幅下降,但住在城市紧急收容所的人数却翻了个倍,渐渐地,由于收容所不够,又有大量的无家可归的人住到了大街上。盐湖城的解决计划也正式宣告失败。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与过去常见的因为精神疾病或者药物成瘾而导致的无家可归者不同,现在,美国的流浪汉们反倒是城市发展导致的“恶果”:科技的进步、经济的高速发展导致了地区的中产阶级化和房价的上涨,从而产生了一大批流浪人口。
现在,许多城市的流浪汉们并不需要社工的帮助,也不需要精神辅导,可能仅仅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以及一间廉租房而已。2012年的一份调查报告也显示:在大城市,月租金每上涨100美金就有可能导致无家可归率上升15%。而在小城市,房租与无家可归率之间的联系更显著。
即使政府有足够的资金来建可负担住宅,在实际操作中,仍旧会面临非常艰难的阻碍。
虽然很多城市居民嘴巴上表示“非常支持政府提供流浪援助”,但一旦发现政府打算在自己的社区新建救助站或者是可负担住宅后,又会强烈抵制。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当“世界第一强国”遭遇流浪汉危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美国的一面...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鱼仔
校对|鱼仔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