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 September 30, 2019

文章授权转载自: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LABUNIQUE

都说“走进剑桥的星巴克你扛着钢筋转一圈都能扫到一哈佛俩MIT的”,但它没说下半句,“都是没法谈恋爱的”。

小苏人称中关村蒋勤勤,在北大挣扎了4年后受到了MIT的眷顾,进阶为剑桥孙俪,双商颜值均在线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的画像

在MIT度过第二个生日后,小苏发现自己四舍五入就要30岁了,而四下都是没有感情的理工机器,她开始为自己的爱情运担忧了起来。

毕竟放眼整个剑桥,从星巴克外摆到ICU病房,人人都忙着做research,怎么还有人有空谈恋爱呢?

事实证明,波士顿的戏码并不比纽约少,只不过少了些物质,多了些清奇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在小蔚来Boston参展的那晚狼人局上认识了一位男嘉宾,12岁从东北移民到法拉盛,现在哈佛读康复医学,约在查尔斯河边散步。

小蔚建议小苏在校园里可以多多相亲,好处是能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不像在纽约,除了渣男就是gay蜜。

两人刚见面的时候,小苏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说书包好重。医学男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拿过包掂量了一下,说嗯,确实挺重的。

然后把包还给了小苏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不过两人还算聊得开心,从医院百态中的人性洞察聊到毕业后的职业规划,也算步调一致,小苏觉得可能这是MIT直男特有的交流方式吧,习惯就好。

几天后,小苏收到医学男寄来的一对15磅的哑铃,纸条上写着:感觉你的身体不太好,连个书包都背不动,不过不用担心,有了这个,你身体很快就会变壮的。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后来小苏因私短暂回了躺北京,正值雾霾,收到了医学男送来的一份口罩,包装上写着“男士以及脸型较大的女士适用”。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相亲的第二个男嘉宾也是哈佛校友,在波士顿开了家华人律所,约去了普利茅斯种植园。

“真漂亮,感觉像走进了《西部世界》的片场。”小苏感叹。律师男不同意,说你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美化过的,毕竟历史都是残忍的。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律师男认真讲了两个半小时的英美法系的变革史,从凡尔赛体系延伸到东京大审判的经典辩论。

小苏听了三个小时的法学课,说了声哦。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后来两人回剑桥在Dumpling House解决晚饭,律师男很大方点了一桌子菜,小苏说吃不了这么多,律师男执意要点。饭毕,小苏看有好多剩菜,就假装懂事说打包吧,你家不是有狗吗,给它吃吧。

“不行,”律师说,“我怎么能给我家狗吃这么咸的东西?你带回去吃吧。

小苏心想,狗不能吃给我吃?咸死我算了。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以前觉得一段恋爱关系应该是两人平等,不应该是一方滔滔不绝做老师,而另一方只会每天cos带崇拜眼神的学生。

结果她发现这种恋爱关系无论在北大还是剑桥都是标配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在找新房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波士顿大学的统计研,ABC。几晚聊骚过后,波大男兴致高涨,表示有必要的话,小苏可以来他在Charleston的屋子长住

有占有欲还好,小苏也不介意,但她受不了波大男的操之过急。

几天后波大男带小苏吃了Ruth Steakhouse,两人喝了点酒,便问小苏吃得怎么样,小苏说后悔点了全熟,太干了,吃的塞牙。波大男笑了笑,说我也塞牙。

沉默半晌,波大男喝向小苏邪魅一笑:

等下接吻的时候帮我把牛肉弄出来怎么样?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搬新屋前,小苏认识了一个在MIT斯隆商学院的MBA邻居,山东人,非常热情帮小苏搬了家,约在素描湖南吃了餐饭。

高管男说他在小苏刚来看房子的时候就留意到她了,只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苏发现原来自己向上兼容度这么高,于是出于礼貌地说:那就请多多关照了。

“都出国了,说话怎么还这么委婉!”高管男说,“嘴上说多多关照,心里实际上是小鹿乱撞吧!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后来两人聊到了择偶观,高管男说谈恋爱就像经营企业,要互相欣赏才能长久。小苏半开玩笑问:那你欣赏我哪一点呢?
“你身高体型都不错,”高管男分析起来,“脸长得也还可以,就是胸小了点。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见小苏不说话了,高管男赶紧改口:女孩子太漂亮也不好,太漂亮容易劈腿。

“长你这样就可以了。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饭后小苏要求中介立刻给自己换房,并要求邻居不能是任何学校的MBA。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相亲的最后一个男嘉宾是哈佛一个研究项目的投资人,净值9位数左右,离过婚。对女方的要求只有一个:有能力

小苏觉得这三个字涵盖内容太模糊,毕竟各行各业的要求都不一样,于是她问投资男为什么有这项要求。

投资男说自己曾经破产过,前妻也因此离了婚,站在上海30层的公寓阳台上,曾经有过一了百了的想法。

所以他希望未来的妻子除了可以在婚姻中可爱以外,还要有在外独当一面的能力,像杜鹃之于黄光裕,甘薇之于贾跃亭,刘涛之于王珂,等等。

“万一我事业上有什么差错,我不希望妻子成为失落的枕边人。”投资男还承诺,要是两人结婚的话,他会将在公司的个人持股转移为夫妻共同持有。

小苏听了觉得醍醐灌顶,觉得这才是波士顿人应有的高级恋爱观,此前她从没觉得女方在婚姻中能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但是做VC的小辛提醒小苏:这种人,遇到事就会把老婆推出来。

小苏倒不是很介意,毕竟能这样说已经很有诚意,“不然像刘强东那样,把未来10年收入全部换成个人股权,章泽天要想离婚,也只能净身出户,那还得了。”小苏说。

不过想到自己读了这么多年书,突然就要全部放弃掉,不到30就要变成大佬的枕边人,感觉挺可惜的,毕竟好景不会每日常在,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于是小苏还是拒绝了投资人,说来日还可以做好朋友,交流工作。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小苏说可能书读多了,也不知道自己想谈什么样的恋爱,想找什么样的人了。

“所以干脆就不谈了吧,一个人单着也挺好。

但是话又说回来,不谈几段恋爱,又怎么知道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呢?

到底还是个鸡生蛋的问题。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麻省理工留学女相亲实录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