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 October 18, 2019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文章转自:小纽美国法律咨询

ID:newyork_is

爸爸成长于中国的六、七十年代的北京。

他们那一代的人,在叛逆的青春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时代的变迁带给他们的洗礼,冲刷出一个个豁达的胸怀,饱满的灵魂。

如果你看过红极一时的国产电视剧《血色浪漫》,就知道他们那时候生活是怎样的了。也正是由于成长在帝都脚下,在那个国际信息匮乏的年代,他们是最早能够深刻地接触到美国流行文化的一拨人。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血色浪漫》剧照

这曾经是父亲那代人的写照

他们搞来短波收音机视作珍宝,偷听国外电台传来的披头士、鲍勃迪伦,跟着学吉他唱民谣;

从图书馆偷来“仅供批判阅读”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在路上》那些黄皮书,如饥似渴地相互传阅;

他们对好莱坞的影星如数家珍,紧随着时尚潮流,喇叭裤、蛤蟆镜……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父辈的青春盛年 中国的80年代

就像我们这一代人有过“韩流来袭”,而在爸爸年轻的那个年代,有着对美国文化的一种隐秘地向往。

记得爸爸曾在酒桌上和发小笑谈,“那个时候我们真恨不得把中国投成美国的一个州”。

他们也因此一直在追求思想的奔放自由,他们崇拜存在主义,研究弗洛伊德,在当时思想解放、人性开放的启蒙思潮和时代背景下领风气之先。然而他们的盛年时期似乎都用在了追赶国家现代化这个历史车轮的步伐。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当时中国最顶尖的大学,挤满了一心想着去美国的学生

岁月终究不饶人,等到如今自媒体时代大潮真正来临,跳出体制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时候,他们已被推搡出了社会主流文化的舞台。

现在中国人民生活水平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语言不通的障碍,以及一种不惑之年后对现实打破精神圣地幻梦的恐惧,使得他一直也没有下决心踏上美利坚的土地去一探究竟。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当我即将去美国留学的时机到来,他这才找到了上路的理由,那就是照顾儿子,帮助儿子在美国安顿下来。

然后,也依赖儿子的英语能力,探寻一下美国的真面目。所有留学的我们都会有这样的父母探亲游的经历,也有的可能是毕业后,不管怎样,父母的这种为了见证孩子的成长的自豪,大过于自己旅游的欲望的心理,相信我们都有体会。

于是我们决定提前于开学报道半个月一起游玩美国。那时我精心地计划我们的行程,我的脑海里全是爸爸美国梦的还原。

我幻想我们坐邮轮在驶入曼哈顿,就像《教父》、《海上钢琴师》那些电影里描述的那样,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一起为第一眼看到自由女神像而难以抑制地欢呼“America!”;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我幻想我们在旧金山遇到真正的嬉皮士,他们热情地为我们在头上戴上鲜花;

我幻想我们在德克萨斯的小镇酒吧,和长得像伊斯特伍德、科斯特纳那样的硬汉一起喝上一杯;

我幻想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和爸爸相视而笑。在那一瞬间开始,带他圆梦,成了我的梦。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然而我们都知道,现实中的美国,根本不是这样。

从种族、信仰、政治,到枪支、经济危机甚至是饮食、交通,所有的差异顿时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的旅行,穿插着种种的失望、焦躁、尴尬,我们的梦,都濒临破碎。

我们在洛杉矶落地,因为有朋友在并没有计划租车,玩儿起来才知道,没有车寸步难行。

旅行开始没几天,爸爸就开始受不了吃不惯的汉堡薯条和一点儿也不正宗的中国自助餐,我在yelp上满处寻找的好评餐馆都被否掉,选择去买方便面。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Panda Express这是在美国最常见的“美式中餐”

在达拉斯近郊的夜里,我们找遍了镇上所有的酒吧,都只有零星顾客,很早就关张,或是剩下一两个大喊大叫的酩酊醉汉,整个Downtown空寂聊赖让我们无所适从。

在驶向孟菲斯的高速公路边一个破旧的汽车旅馆,我们撞上了成群结伙的黑人,他们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眼光,在入住了十分钟后爸爸便出于安全起见提议我们换地儿。

在华尔街,我们看到穷困潦倒的嬉皮流浪汉站在证券交易所的台阶上,朝着从令人窒息的写字楼群走出来的西装革履的人们大骂“你们都是骗子!

这些经历,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偏见或者狭隘,这单纯地只是一种进入陌生环境后的恐惧心理,一种被文化冲突打击造成的不自信。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在美国留学过的我们都知道,真正融入美国社会是有多难。

就更可想而知,完全没有语言能力的父母们,他们在见识美国真实而冷漠的一面的时候,内心有多么的不安和无助,有多么的需要孩子的辅助。

于是我的爸爸开始变得焦虑,生怕丢了东西,总是在检查护照放在哪里,甚至连车停在哪里也要担心一下。

无时不刻不在盯着我的腰包、背包,拉锁忘了拉还会吼我。

我也偶尔会烦躁地顶嘴,内心渴望人格独立和孝敬父母的价值观在不断碰撞。

但是我终究知道,身在美国略显窘迫的爸爸,和培养我长大成人,熏陶我精神世界的爸爸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信息发达的时代下,我们对于多元文化的接受能力,交通发达的时代下,我们对于时空转换的接受能力,以及经济发达的时代下,我们对于语言、科技等教育的接受能力,都让我们在这样一个留学亲子游中,显得比父辈要更顶天立地。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这一切的能力的前提,都是我们父辈隐忍他们的不羁,辛勤耕耘的岁月换来的。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爸爸的精神世界仍然是这次旅行的主题,尽管这对差异的种种不适,依然阻挡我们上路的心。

我们在旧金山拿着1962年版本的《在路上》跑到垮掉的一代的发源地——城市之光书店,庄重地留了影。我跟前台人员说明了来意,并询问老板有没有碰巧在店里,我们想聊聊《在路上》里的狄恩。

年轻的服务生友善的回答老板不在,带着惊讶与疑惑。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是啊,美国60年代的文化,像她这样的美国年轻人可能都不太在意,更何况与这两个中国人扯上关系?

我们也在66号公路上疾驶,看到穿着皮夹克骑着哈雷的重金属机车一族,在田纳西看到戴着牛仔帽的年轻人坐在草丛里弹着吉他,但是我们知道,他们,

还有这城市之光书店的服务生,还有千千万万平凡保守的美国老百姓,在他们眼里,这对黄皮肤的瘦弱的文邹邹的甚至带点土气的父子俩,就是一副标准的中国游客的形象而已。居然问起了《在路上》?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对了,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我们对美国文化的了解已经达到了精神崇拜的程度,而美国老百姓对我们社会文化的了解,确是微乎其微。

这,才是一代代中国移民到现在也没有改善的美国社会存在认知。

爸爸梦了一辈子的美国,但是美国又有谁能体会他的梦呢?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回国后一次聚会,爸爸的朋友问他美国之行如何。爸爸说,“我在美国没有见到狄恩”。

爸爸的梦没有实现,他把它藏回了心里。他仍然会关注美国的时事、政治,他看的美剧甚至比我还多。

但自那以后,我想爸爸可能也不会再去美国了,跟着儿子去一趟,够了。

就像是一生的梦中情人,有机缘巧合领略了她真实的风采,却又浅尝辄止,虽然留下了缺憾,但保护了梦中她的美好。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如今我回忆这段经历感慨,留学的我们,其实不一样也经历了梦的破碎吗?我们曾经满怀理想,希望借留学打一场翻身仗,出人头地,功成名就,成为想成为的那个人。

然而留学后的我们,吐槽着美国留学生活的种种,无聊、差别对待、文化缺失,吐槽回国后的雾霾、边缘化、误解、经济能力与文化需求的冲突……我们曾经的梦,是否现在还记得?

然而爸爸并不管这个。

每一个人,都将经历客观外物的种种磨练。我并没有帮助爸爸实现美国梦,旅行到最后,反倒是他拉着垂头丧气的我一直前行。

他带着我在达拉斯肯尼迪遇刺纪念馆沉浸那段历史,他带着我在911纪念广场默默地注视着双子大楼的残骸,他带着我在华盛顿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想象一番《博物馆奇妙夜》。这是一次平凡但却不平庸的留学亲子游。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旅行最美好的记忆是当我们到了纳什维尔,赶上了Fun Run活动,当晚酒吧街爆满,人们参加完活动过来,身着华丽的西部风格的服饰,整条街洋溢着愉悦的气氛,酒吧里乐队演奏最正宗的乡村音乐,大家热情友好的一起跳舞,那时我们真正感受到了一点融入美国的感觉。

爸爸肯定没有我那么兴奋,但是他会更多的要求给我照相,甚至会默默的跟拍我跟美国人攀谈、享受当下的样子。他听不懂我们说什么,他对人们忽视他也不再介意,在那个时刻,我成了他的美国梦的体验者的肉身。

是的,爸爸教育给我的,是让我感受到思想的魅力。我需要传承的,是一种坚持做梦的情怀。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如今我也回到家乡。

祖国的发展,互联网创业潮流的兴起,令人振奋。

而美国的政治、经济的价值观输出也逐渐地在全球减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然而这些,都跟爸爸梦中的美国,没有关系。

我帮爸爸实现了他的美国梦,可结果却让人如此出乎意料...

爸爸总会在酒过三旬后向哥们问道,年轻时我们都会背的《在路上》结尾,你还记得吗?接着,他便一拍桌子,深情地进入了那个梦。

“每当太阳西沉,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遥望新泽西上方辽阔的天空,我感到似乎所有未经开垦的土地,所有的道路,所有的人都在不可思议地走向西部海岸。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在衣阿华,小伙子们总是不停地骚动喧闹,因为是那片土地使他们如此无法平静。

今晚,星星将被隐去,你不知道上帝就在大熊星座上吗?

在黑夜完全降临大地,隐没河流,笼罩山峰,遮掩最后一处堤岸之前,夜晚的星辰一定会向大地挥洒下她那璀璨的点点萤光。

除了无可奈何地走向衰老,没有人知道前面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

我想念狄恩.莫里亚蒂,我甚至想念我们从未找到的老狄恩.莫里亚蒂。

我想念狄恩.莫里亚蒂。

中国父母一代的美国梦变样了,而现在不少美籍华人开始追求中国梦了。

前阵子一位15岁华人少女运动员就放弃美国国籍加入中国籍,代表中国征战奥运。

回复“华人少女”给你看看她的传奇故事

Bitnami